為下個十年賦能:Google 數位轉型三支箭,助企業找到未來成長動能

Sade Lee / 2021年4月

挺過貿易戰與疫情的各大企業領袖們,在市場快速變化下,是否已找到下個十年的成長動能?3月24日舉辦的「Google 數位轉型領袖高峰會議」,由 Google 邀請天下雜誌吳迎春社長以及三位業界數位轉型夥伴對談,熱情交流數位轉型的佈局、挑戰以及成功關鍵。

Tinalin.jpg

天下雜誌曾於 2019 年首度發表台灣中小企業「快速成長一百強」榜單,但一年過去了,2020 年再度調查時卻「大風吹」,僅剩 29 家仍留在榜上。為什麼會這樣?

Google 台灣總經理林雅芳認為,儘管昨日的經驗幫助企業奠定今日的成功,但當消費者習慣在多元通路接收資訊、當新科技成熟到足以優化流程與製造、當失去人口紅利的台灣愈來愈亟需高品質數位人才,種種大環境變化接踵而至之時,都讓企業不得不儘快調整數位轉型策略,才能保持高競爭力。

舉例來說:成立近半世紀的喬山健康科技,儘管已是跨國健身製造大廠,依舊透過數位轉型維持領先地位。雖然去年歐美市場因疫情封城,喬山仍藉由發展健身軟體內容「健身魔鏡」再加上提早進行電商佈局,透過 Google 導引流量、精準投放,不僅使電商通路業績成長 3~4 倍,實體門市取貨業績亦表現亮眼。

喬山健康科技的數位轉型佈局與策略

究竟具體的數位轉型該怎麼做?Google 在 2021 數位轉型領袖高峰會議上,從「數位獲客」、「數位科技」以及「數位文化」三層面,告訴您「從何」以及「如何」啟動屬於自己企業的成長動能!

數位獲客:得先「理解」,才知道怎麼「配合」

Google 台灣數位行銷轉型資深總監張鈺東指出,當企業推出新產品、新服務時,就有賴「數位獲客」從線上精準接觸潛力消費者並導引成為實際業績。數位獲客的核心即是:深度「理解」消費者,才懂得如何「配合」他們。

畢竟,部分企業誤以為投放數位廣告後,就能坐等顧客上門。但波士頓顧問公司董事總經理暨全球合夥人徐瑞廷解釋,數位獲客得先掌握消費者行為模式、觀察他們每天從早到晚怎麼生活,從中理解顧客如何在網路或實體門市接收資訊,接著才能調整數位策略以「配合」客戶行為。

以跨國連鎖咖啡店星巴克(Starbucks)為例,其結合雲端運算與 AI 人工智慧的數位飛輪計劃(Digital Flywheel)除了讓顧客更方便點餐、付款,還能藉由機器學習針對不同會員進行個人化行銷。這不僅讓行銷互動成長 2.5 倍,營收也成長 3 倍,年度淨增額收益更超過 1.5 億美元。

不過,數位獲客並不僅有個人化行銷而已,對台灣中小企業來說,徐瑞廷更建議從「供應鏈管理」著手。例如:一般商家如果掌握顧客的生活作息、門市附近大型活動的舉辦時間,即使是保存期限短的飯糰、便當等生鮮商品,也能藉由「掌握數據」進而「掌握流量」,在熱門銷售時段及大型活動舉辦期間增加商品供應量,一舉提高營收。

JT
數位科技:雲端科技打破「創新孤島」,轉型成效才能放大

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精準獲客以前更仰賴正確的數位工具。張鈺東指出,企業得善用推陳出新的「數位科技」,才能更快速、精準地與消費者溝通,讓新產品和新服務正式接軌市場。

事實上,今天許多企業的科技應用早已升級不少。從 2019 年起,許多企業便陸續導入數位科技,也不再認為只要有科技和數據就足夠,而是更加關注「能與轉型目標連結的高價值數據」。

國際數據資訊台灣總經理江芳韻便發現,即使是背負陳舊包袱的大型企業,也能透過數位科技讓服務煥然一新。例如:英國最大連鎖超市特易購(Tesco)長期透過數據勾勒出完整的消費者行為,甚至能預測未來購買品項。去年疫情英國爆發恐慌式消費,顧客今天搶衛生紙、明天搶飲料,導致許多商店貨架空空;相較之下,特易購早已導入供應鏈數據來隨時檢視庫存狀況,大幅降低恐慌式消費對供應鏈管理的負面影響。

但江芳韻也觀察到,由於許多企業從小型專案開始進行數位轉型,儘管專案累積愈來愈多,卻也愈來愈分散,形成「創新的孤島」,連帶使轉型成效受限;而透過雲端科技就能讓孤島不孤獨,打造出企業與客戶之間相互連結的平台,讓數位轉型的效益真正規模化。

Helen Chiang
數位文化:優秀人才還需要合適的組織文化來吸引與培養

只是,轉型本非易事,若大企業擁有歷史包袱更是挑戰重重。張鈺東認為,領導人由上而下(top-down)所建立的「數位文化」是決定轉型成敗的重要關鍵,因此應該藉由好的組織文化來吸引、培養更多數位人才,或協助既有人才提升數位技能。

而要打造良好數位文化,就不能通通丟給人資部門。因為當退休年齡不斷延後,一間公司內將同時有三個以上世代員工,重視「忠誠」的嬰兒潮世代要如何與注重「公開透明」和「創造意義」的 Y 世代、Z 世代共事呢?

藝珂集團台灣暨南韓總經理陳玉芬指出,領導人應與數位轉型部門、人資部門一起坐下來,從企業數位需求來思考並盤點人才計畫,有意識地學習如何用不同策略領導不同世代員工。

更值得注意的是,多數轉型最大阻力都來自內部:不僅企業害怕挑戰,人才更擔憂被取代,只好以「抵抗組織變革」來掩飾心中恐慌。因此陳玉芬建議企業打造「讓員工自己學習」的組織文化,當既有人才不感到「被拋棄」,就更願意自發性學習數位技能並提升競爭力。

Cindy Chen
結語:檢視自我,方能加速轉型

透過「數位獲客」、「數位科技」以及「數位文化」的轉型三支箭,企業能夠更了解自己,並清楚踏上數位轉型之旅的必要性。

從 2021 年起,Google 將透過 App Elite 2.0 菁英計畫、O2O 在地學院協助企業數位獲客,並藉由 Google Cloud 雲端數位轉型加速計畫協助企業掌握數位科技,更將以數位人才探索計畫、藝珂領導人學院等,幫企業打造高競爭力的數位文化。

挺過了貿易戰、挺過了疫情,接下來又將面臨什麼樣的衝擊?數位轉型的思維與佈局,讓企業領袖得以和變異抗衡,找到下個十年的成長動能、持續挑戰商業巔峰。

Tony Chang
The Update:Mattress Firm 如何在不確定時期以電商扭轉業績?